1. 首页
  2. 资讯

防火墙局限性

科学存在局限性么?科学这个词只是人类创造的,也可以叫其他词,并没有什么词语局限,但是存在认知局限。好多东西是根本不存在的,人为加上去附议的。人类就像电脑的程序,自己编程,始终

科学存在局限性么?

科学这个词只是人类创造的,也可以叫其他词,并没有什么词语局限,但是存在认知局限。好多东西是根本不存在的,人为加上去附议的。人类就像电脑的程序,自己编程,始终逃脱不出这个圈。

相对论是否有局限性?

任何一个理论都有局限性,因为我们所处的空间只是宇宙之一隅,甚至宇宙之外还有更广阔的空间时间以及其他我们不知道的维度物质。试想一个原子如果有思想,他就是穷尽毕生所学与研究会看懂我们人类的情感吗?对于人类也许我们就是另一个世界“人类”的原子。我们最优秀的科学家的所有所思所想也都是基于当前我们能看到的观察到的探测到的宇宙,宇宙之外呢?因为我们所处的时间空间有局限性。所以相对论有局限性。

王阳明的思想有哪些局限性?

在今天,显然有人把王阳明当成了神。

王阳明是个古人,那自然就有他的局限性。

一个人乃至一个哲学家不可能没有自己的局限性,从王阳明时期到今天,将近五百年,科学在不断进步,哲学显然也是如此。我们今人看待古人,自然能轻易看到古人身上的局限性,起码也是来自于时代的局限,如果时至今日,若有人认为王阳明便是巅峰,我觉得,这是保守残缺的表现。

其实都用不着今人来批判,和王阳明同时代的罗钦顺(详见《困知记》)、比他稍后的王夫之(详见《尚书引义》卷三)等人早就进行了批驳,只是粉丝们可能只看王阳明(当然部分伪粉可能连《传习录》都不看的,更别说别人的了)。

【《困知记》】

【王船山先生】

先说“致良知”。

宋陆九渊所说的“宇宙便是吾心,吾心便是宇宙”的根源就是孟子的“万物皆备于我”,陆九渊所谓的“天理”就是孟子所说的“良知”、“良能”,王阳明的“致良知”一说,显然与孟子和陆九渊是一脉相承的。

不但如此,他还在这个基础之上,提出了“天下无心外之物,无心外之理”的结论,他在《传习录下》中这样说道:

人的良知就是草木瓦石的良知。若草木瓦石无人的良知,不可以为草木瓦石矣。岂唯草木瓦石为然,天地无人的良知,亦不可为天地矣。盖天地万物与人原是一体,其发窍之最精处,是人心一点灵明。

【《传习录》】

而在《传习录中·答顾东桥书》中又这样写道:

身之主宰便是心,心之所发便是意,意之本体便是知,意之所在便是物。

这里已经说得非常清楚了,他认为只有人的主观意识才是真实的存在,没有了主观意识,就没有客观事物,这不是主观唯心主义又是什么呢?

假如我们承认王阳明说的是事实,那承载着主观意识的人的身体又算是什么呢?人的身体到底是物质性的还是主观性的呢?王阳明应该无法回答这样的问题。

【王阳明】

再谈谈“格物致知”。

王门所谓“四句教”指的是“无善无恶是心之体,有善有恶是意之动,知善知恶是良知,为善去恶是格物。”(《传习录下》),王阳明认为“心外无物”,那么一个人的认识就不是来自于客观世界,而是来自于自己的内心,也就是“良知”,心是认识的主体,也是认识的对象。

他又说:“良知良能,愚夫愚妇与圣人同。但惟圣人能致其良知,而愚夫愚妇不能致,此圣愚之所由分也。”那谁又是愚夫愚妇呢?

最后说一说“知行合一”。

首先我们必须明确一点,那就是“知行合一”是王阳明针对朱熹的“知先行后”提出来的,而且是王阳明的早年学说,实际上既然王阳明认为一个人先应该认识自己的“心”,那又怎么会去强调“行”呢?我们来看看王阳明所说的“行”到底是什么吧。请看这一段:

《大学》指个真知行与人看,说“如好好色,如恶恶臭 ”。见好色属知,好好色属行。只见那好色时已自好了,不是见了后又立个心去好。闻恶臭属知,恶恶臭属行。只闻那恶臭时已自恶了,不是闻了后别立个心去恶。如鼻塞人虽见恶臭在前,鼻中不曾闻得,便亦不甚恶,亦只是不曾知臭。

这里从哲学的角度的来说,很明显是混淆了知和行的区别,用知代替了行。因为爱慕心或厌恶心虽然可能起源于客观事物,但只要不付诸于行动,就绝不是“行”。但王守仁却有意将二者混淆,因为他所谓的只“知”并不是我们普通人所认为的“知”,还是“致良知”的“良知”,这是拿动机当做结果,他的认识和实践其实是背离的

信阳的经济发展有哪些局限性?

感谢潢川网友信任暨邀请本人作答!关于“信阳的经济发展有哪些局限性?”观点如下:

①作为豫东南及豫皖交界处最具潜力的城市,市区面积太小,这是最大的局限性。城区的大小强弱是体现整个地区的综合实力,人口达到千万的规模,城区常驻人口不到两百万,这说明市区的吸附力较弱。

想要建设成具有竞争力的大城市,必须从城区现代化入手,以文明城市辅助,卫生城市助力市区繁荣。

②信阳市地大物博,而市区过于“偏西”,无法形成“市中心效应”。以固始县为例,这儿有很大一部分人逛街所去的城市六安。

解决城市太小的难题,首先要在罗山县打造城乡一体化试验区,有效拉近潢川、固始与信阳市区距离。

推动信阳市罗山县撤县改区是扩城首选区域,城市东扩有利于建成特大城市。

高营养的政、策缺失,没有被划入中原城市群这是一大遗憾。虽然部分市民认为南接武汉并融入武汉城市圈有利于信阳发展,但是分属将省的事实很难实施。尤其是靠近湖北的一些县乡,基本受到辐射。

要想办法改变人才外流,寻求机遇把在外打工的信阳老乡全部吸引回来,一同参与建设新信阳才能破解这些难题。人口,这是新时期最大的红利。信阳不缺人,因此应该发展的更好,最起码河南省前五。

怎么逃脱思想局限性?

思想的局限性指什么呢?深度、高度、宽度、维度还是包容性呢?或许都有吧。首先恐怕就是要读书了,然后多比较,尽早形成自己的三观一论,再然后做到“兼听则明”,特别是和自己不同的意见,兼容并蓄。局限性自然突破了。

德云社的表演有哪些局限性?

德云社就相声曲艺来说己是集大成者,在一没有国家财政预算支持,二是掌握行政权利的同行多方掣肘排挤的情况下,不要国家一分钱,在不违反国家文艺政策的前提下,多方整合民间相声艺人组织起来合理安排演出,业务上不因循守旧,固步自封,在较好的继承的情况下适时发展壮大本身的曲艺相声队伍,使相声艺术的魅力重新为观众接受并自愿的回到剧场观看演出,郭德纲德云社功在当代利在千秋,可以说是凭一己之力拯救的相声,干成了碌碌无为沽名钓誉欺世盗名之徒想干而无力干成的事,就凭这些德云社有局限性也是郭德纲克制的关系

西方文化的局限性到底是什么?

这要看如何定义西方文化,西方文化也有一个漫长的发展过程,不同时期有不同的特点,未必有一个固定的、刻板的、变动不居的西方文化。

有些人说,西方文化缺乏综合视野、非黑即白,比如中医强调整体观,西医则头痛医头、脚痛医脚。

这种说法可谓大谬。西医在历史上也强调整体观,即使进入现代社会,德国医学也强调全科医生,专业不甚精,但强调整体治疗、以人为本。德国这种全科医学主张被日本全盘接受,所以现代日本医学也强调整体观,比如给晚年鲁迅看病的须藤五百三,他对鲁迅身体状况比较了解,鲁迅非常信任他,可问题是,他对肺病了解甚少,所以一再误诊。

在宋庆龄、茅盾的干预下,一度请了美国专科肺病医生给鲁迅诊病,发现鲁迅肺部有两个囊肿,建议抽液治疗。须藤五百三拒绝接受这一判断,后来无可奈何,只好替鲁迅作抽液治疗,鲁迅的病情确实有所好转。

然而,鲁迅曾在日本学过医,对日医比较信任,且当时日医便宜,符合鲁迅的消费水平,加上鲁迅曾就很多医学问题请教须藤五百三,得到满意答复,所以他对须藤很信任,拒绝换医生。

鲁迅去世前一天,肺部囊肿破裂,如果有专科医生在,不难处理,但须藤五百三只给鲁迅打了镇定剂,并说过了这一夜,就没事了,最终鲁迅出现气胸,被活活憋死。上世纪80年代,上海的医院曾就鲁迅病案进行专家会诊,结论是:须藤严重误诊,因其专科知识太差。

可见,强调整体观反而害死了鲁迅。

在西方医学史上,也有比较复杂的自然疗法、草药等,比如古希腊时代就已经学会从杨树皮等中间提炼水杨酸(即阿司匹林),有极好的镇痛效果。而中医始终没参透这个奥秘,所以到清末时,中国严重缺乏镇痛剂,许多中医成方中均包含鸦片。这是导致鸦片泛滥的一个重要原因。

所以说,中医与西医的分野本身就是一种错误的提法,应该用旧医和新医来替代。在旧医层面,东西方各有特色,方法差不多,思维方式相近,都有一些宝贵经验,也都有一些离奇错误,如何将旧医转化为新医,西方做得比较成功,中国则长期落在了后面。

今天我们说中医的优点,包括说中国传统文化的优点,往往建立在对西方历史、西方文化的高度无知的基础上,所以坐井观天,创造出许多离奇的、毫无历史依据的说法,这种说法如广泛流传,恐怕只能让别人觉得我们太幼稚太愚蠢,大概只能让中国人蒙羞。

如果我们只聚焦在西方文化近5百年上,亦即现代化上,那么确实可以发现一些局限性,这个局限性未必是西方文化的,而是现代性的。换言之,中国走向现代化,也会沾染上这些局限性,因为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多元现代性的成功案例,几乎所有国家迈过现代化这个槛后都差不多,其传统文化都没能有效起到弥补现代性缺陷的作用。

现代性的主要缺点在于:

1、从熟人社会走向生人社会,对既有的文化、传统造成了巨大破坏。

2、强调对象性研究,文化、信仰等方面渐被边缘化,容易形成单向度的人。

3、社会压力增加,影响了个体对生命的感悟。

4、民族国家的组织形式在客观上增加了战争。

5、出现了人的物化、人的异化。

6、社会的作用下降。

7、对自然资源、环境的毁坏。

但现代性的优点显而易见,它极大地提高了人类社会效率,创造了更多财富,人类的自由与福祉显著增加。但现代性真正可怕之处在于,它会将一些阻挡它的力量吸纳其中,将其粉碎,然后重组成自己所需要的样子,就像《湮灭》中的南境,一切DNA都被重组、共享了,原有的秩序荡然无存,那么谁是我、我存在的意义何在等,就成了一个无法回答的问题。

虽然现代性有明显缺陷,但过去5百年历史证明,妄图修正它、半推半就、人为订制,都必然失败。如何克服现代性,这是一个目前无解的命题。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